落葉

自耕農ing

【圍巾/Vjin】Colors of you 03



Chapter 03.


放學後就到球場旁看著金泰亨打籃球的身影發呆,然後兩人在一起牽著腳踏車走回家不知何時成了每天的例行公事,就像每天寫在黑板上的那些繁雜隨堂考一樣自然。

最一開始金碩珍是拒絕的,原因就純粹只是太無聊。可當金泰亨邊用委屈的音調嚷著哥可是我的幸運星啊有哥在不管跟誰打我都贏了邊像個撒嬌的大型動物緊緊摟著金碩珍時,他又再次失去了拒絕能力,然後習慣性地用還握著自動鉛筆的手揉了揉那顆藏著幾綹棕色的黑色腦袋。


金碩珍看著走在外側一手牽著腳踏車,一手抓著罐裝可樂的人。四月的首爾夜晚仍然帶著冷意,卻依舊沒有減弱即將降臨在大都市的熱鬧。遠方的城市高樓在夜間閃著的刺眼亮光,和溫柔灑在金泰亨側臉的黃色路燈光成了鮮明的對比。果然是一瞬間就風靡校園的臉,他看得有些入迷了,身旁的年下者彷彿比全世界都還要顯眼而令人著迷。
誰就是顏色的魅力嗎?

「看什麼呢,都紅燈了還走。」

腕部被強而有力的手拉住,金碩珍的注意力終於被成功的轉移了,然而當他的腦袋分析完畢眼前的情況後大概又經歷了六秒。金碩珍第一個成功組織起的文字是你哪來的手來抓我,視界中才出現倒在他腳旁的腳踏車。金泰亨一臉疑惑的看著眼前犯了蠢卻毫無意識的哥哥,噗哧地笑了笑然後用帶著繭子的手撫上那人覆著柔軟髮絲的後頸。

「哥才是傻瓜吧。」

「什麼啊你這小子,不過漏看了個紅燈就罵你哥傻。」

他瞥見金碩珍的耳朵和臉頰都染上了漂亮的粉紅色,嘟起的豐潤嘴唇替他添上了不符合哥哥這一稱謂的可愛。

就像初次見面時的那樣。有那麼一刻,金泰亨甘願時間永遠停在這紅燈口,只因希望那好看地過分的面龐只能被自私的自己看見。

他咽下一口水,祈禱著喉結不會滾動的太明顯。






「為什麼你要牽著腳踏車跟著我一起走路?這樣看起來很像你的車子壞了。」金碩珍晃了晃手中所剩無幾的罐裝可樂,正想塞進書包帶回家丟時就被嘴裡喊著我等等找地方丟就好的金泰亨一把搶過,好似後者完全忘記裡頭原先還有二分之一的碳酸液體都是被自己喝光一樣。

「不然我騎腳踏車,哥追得上我嗎?我來追哥還差不多。」

「你現在是嫌我騎腳踏車都很慢嗎!」

「怎麼敢。」

聽見金泰亨的笑聲,金碩珍也不自覺地跟著笑了,狹長的人行道頓時充斥他倆混在一塊的歡笑聲和呼嘯而過的引擎聲響,但他還是淘氣地仗著哥哥的身份伸手捏了捏那人的臉頰。





金泰亨沒有在場邊看見那熟悉的身影,以往就算那人淹沒在一群陌生女孩中,他也能在一瞬間,就像是線上遊戲按下鎖定鍵那樣立刻找到金碩珍。心窩像是突然被掐住,接著竄起莫名的著急,像是有什麼習以為常的東西忽然被奪走了,被帶到一個他不知道也永遠找不到的地方。那位心思細膩的年上者不可能會忘記他,不可能,他也希望不可能。當金泰亨拎起丟在籃框下的背包想上樓找金碩珍時,才發現自己根本不曉得他幾班。於是隨意地叫住一位陌生的女孩,急切地詢問金碩珍的班級,在聽見二年十二班後頭也不回飛也似地跑走了,對身後的女孩向夥伴們炫耀金泰亨和我說話了之類的話語充耳不聞。

在一分鐘內爬上五樓教室確實折騰了金泰亨一番。當他氣喘呼呼地打開十二班掩著的門時,看見的景象幾乎讓他立刻及其所能的放低音量。

金碩珍就只是趴在課桌上不小心睡著了,他輕輕地靠近,窗外的微風緩緩的掃動那頭軟軟的黑色髮絲,夕陽餘暉從半掩著白色窗簾透了進來,溫和地灑在那張好看的臉龐。

這人是天使?

金泰亨蹲下身子和趴在桌上的人平行,盯著他因深度睡眠而毫無防備的臉有些著迷,他捨不得叫醒金碩珍,所以小心翼翼地拉開前座椅子背靠著牆然後看著他一動也不動,之後又忍不住伸手把玩他蓬鬆鬆的頭髮。他像是想到什麼般,拿出手機點了照相軟件就拍下金碩珍的睡顏,還特別挑了帶著淺粉色調、名叫「sweet」的濾鏡,然後盯著照片裡那白皙肌膚都被刷上漂亮粉色的人像個蠢蛋一樣地傻笑。

幸好放學後的教室空無一人,不然他一定會收到不少關愛的眼神。



-

從那次起,金泰亨成了一下課準時抓起書包直直走上樓找金碩珍的人。一貫地無視學長姐們好奇的眼光,他不是倚在轉角旁的柱子,就是等到人走得差不多後推開教室門走進。他總是賴在一旁看他寫學校作業,順便假裝哀傷地抱怨他哥都不下來看他打球或是作業比較重要的話,在成功換來金碩珍帶著歉意的眼神和關心的語調後又惡劣地笑著說要他親一下臉頰當賠罪。這時候那漂亮的臉龐又會染上好看的粉紅色,就像相機濾鏡那樣。

「金泰亨!」

「是誰叫我教數學的,發什麼呆呀你這傻蛋。」

金碩珍的喊聲將他從粉紅泡泡拖回了黑漆漆的現實,上高中後的第一次考試即將到來,即使天資聰穎的他也因為上課時間都拿去補眠了而落掉了不少,只好央求同樣成績好卻認真無比的金碩珍幫忙。

「因為哥長太帥害我分心了。」

「你啊,少打點籃球少說點扯蛋話,看看腦子會不會長進些!」

他抬手捏了捏金泰亨的臉頰,然後又指著空白的數學課本開始一題一題地慢慢講解。上一頁的紙張被金碩珍寫滿了工整的阿拉伯數字和數學符號,全是金泰亨不了解其中的細節而為其做得解說。他簡直比父母那高薪聘來的家教老師還要有耐心,金泰亨在盯著那因認真思考而皺起的眉間慢悠悠地想著,然後又用力地捏了捏大腿讓自己的思緒飄回來金碩珍……呃不對,是數學課本上。

「哥。」

「幹嘛?」

「如果我考第一名,有沒有獎勵?」

「沒有,而且這種東西跟我要幹什麼。」

金碩珍被那睜著大大的眼睛逗笑了,那看起來就像是討食物吃的小貓——或許說豹之類的動物比較合適,誰知道這小鬼心底打著什麼餿主意。

「哥要給我一個好好讀書的動力嘛,不然這樣很沒幹勁的。」金泰亨一邊用軟綿綿地口氣說著,一邊巴上那寬闊的肩膀像隻八爪魚黏著他,濕漉漉的眼直望著金碩珍。


……這小子怎麼這麼會撒嬌。

「好吧。」

一聽見這句話,金泰亨馬上跳了起來,然後咧著四方嘴衝著他高興的笑了起來。

不知怎麼,金碩珍竟然有種「慘了」的感覺。

「如果我拿第一名,」

他深吸一口氣,然後像是思考一樣停頓了一會,

「哥要告訴我一個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金碩珍陷入了非常非常大的難題。

那簡直比三角函數還是折磨人,至少三角函數還有幾套既定的公式可以用,但秘密這種東西,他唯一有的就是關係到自身缺陷而如此的天大,而且現在並沒有打算透露的意思。

更何況是金泰亨。

說到金泰亨,他實在完全搞不懂這小孩腦袋想的到底是什麼。這傢伙會在自習時間偷溜出教室,順便把高年級的他一起拖出來就窩到頂樓打遊戲,如果累了就把他哥的大腿當作枕頭直接躺下來睡覺,有時還得躲躲巡堂的老師,搞得好像在玩捉迷藏;會在大批人群面前直接衝過來一把抱住他,順便說著我好想哥之類的肉麻話;會在他不小心睡著後,斜靠在自己肩上跟著一同進入夢鄉,然後害得兩人在午後的第一堂課遲到。
原以為會提出什麼當一天弟弟之類的老梗請求,反正這一切都戲劇性的像是漫畫,但沒想到會是這種令他不知所措的結果。



焦躁地在課本空白處隨意塗鴉,他畫了個簡易版的金泰亨。先是畫工有待加強的圓臉,整齊的中短髮,大大的眼睛和笑起來咧成四方形的嘴,金泰亨的名字,還有無意識寫在一旁的單字「喜歡」。


等等?
喀的一聲,自動鉛筆的筆芯斷了。金碩珍著急地抓了橡皮擦把上課分心的產物擦得一乾二淨,那個下意識跟著金泰亨三個字一起寫下的單詞,卻更加瘋狂地掠奪他腦袋所有的空白處。

慘了。










後記。

一直想寫出拿掉偶像人設的大哥和泰亨,也就是真實的他們,但寫作功力不足,只是個小小粉絲的我除了放出來的資料和個人觀察外也無法真正了解他們,無奈。


說也奇怪,就只是想寫平行世界兩個人真的是高中生的故事吧。即使拔下西皮狗濾鏡,還是認為兩個人在任何時空都會相遇、會熟識,最後互相喜歡的我真是無可救藥的圍巾女孩了……(

套用厚比的那一句歌詞,我們的相遇是數學公式、宗教的戒律、宇宙的法則。

流淌在血液中的DNA將七個人永遠連結在一起、在每個時空,在每個宇宙,就算沒有BTS這個紐帶,命運也會將他們緊緊繫在一塊。

老話一句,我永遠愛胖蛋!

(但還是想日常埋怨自己寫不出全員向,暴風哭泣。)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圍巾/Vjin】Colors of you 02





Chapter 02.



掌聲尚未停止,金碩珍就害羞的揮了揮手並道了謝後急促地轉身回到幕後,但他的視界仍舊無法自拔的飄向那位男孩。


禮堂的燈光全都聚焦在舞台上了,即便如此在底下的昏暗光線中,金碩珍還是第一眼就找到了心中的那抹身影。他還是坐在同樣的位置,保持同樣的姿勢,唯一不變的就是,還是同樣的耀眼而無法忘懷。


金碩珍揉了揉眼,似乎挑戰著奇蹟是否脆弱地只用小小的力氣就能抹去,而如此期待卻又害怕結果的心理在睜開眼後終於得到了滿足。


是真的。


「碩珍,碩珍!」


少年的酒嗓將他喚回現實世界,金碩珍看見來人的黑色頭髮隨著跑步的動作而一跳一跳的,感到有些好笑。他朝自己飛奔的動作和嗓子裡鮮少帶著的快樂情緒早就在他開口前,金碩珍就知道他想表達什麼了。


「你就跟我預想中的一樣!」


「知道我為什麼不想給熱音社主唱來嗎?」


閔玧其笑得像是方才得知什麼天大秘密的小孩,笑嘻嘻地望著金碩珍,而他也像是求知慾旺盛的歪頭睜大眼用力的點了點頭。




「因為那是為你而寫的啊。」

金碩珍看見閔玧其的笑容更深了,從未見過的歡喜在他的臉龐像春日來臨而綻放在曠野的花朵,他不自覺地染上了對方的歡樂氣息,搭著閔玧其的肩笑成一團。


一起嗑著閔玧其翹課出去外頭便利店買的速食漢堡時,擺在一旁的手機便忽然響了聲提醒鈴。閔玧其低頭看了一眼三年級學長傳來的訊息時無法克制地哀嚎一聲,惹得金碩珍好奇地湊到旁邊看看到底是什麼可怕的消息。


「是學生會和表演社團一起辦的聚會,應該是要慶祝今天的迎新典禮辦得算成功。」


「啊,那、超、無、聊!我不喜歡這種社交場合。」


「能代替我去嗎,拜託了珍哥——」


儘管自身也不是很愛好這種和不怎麼熟的人聚會, 金碩珍依然二話不說就點頭答應了。他拍了拍閔玧其攤在課桌上的手,然後遞給他一杯剛從飲水機裝來的溫開水,「行啦行啦,不過你這傢伙,只有在這種時候才喊哥啊你!」







直到酒意逐漸侵蝕意識,金碩珍才開始後悔不要喝那麼多。說是慶功宴也不算,這是他們沒有和校方告知的,辦在後台員工工作室的私下聚會。為了慶祝所有工作員和表演者的完美合作——這是閔玧其的說法,但講這句話時浮現在他臉上的百般無趣似乎說明那並非事實。


水果氣泡酒簡直是甜蜜的毒藥。金碩珍憤憤地想著,他早些前還因為酒精濃度較低且味道香甜灌了兩三瓶,結果換來的是愈漸模糊的意識。


於是金碩珍假借家裡有事而提早離席了,當他走出學校禮堂時滑開了智慧手機,上頭寫著九點四十九分。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什麼,感覺夜晚的風似乎比剛剛更寒得刺骨,明明有幾盞路燈點亮的校園此刻也看來無比漆黑。金碩珍用手拍了拍臉頰,好讓自己振作點別再胡思亂想,不然這接近深夜的時間點不可能有認識的人能陪自己——或是幫他安全回到家。


「啊呀,對、對不起你沒事吧……?」
等金碩珍意識到另外一人的氣息接近時,整個人就撞了上去。幸好那人即時抓住了自己才沒跌個狗吃屎,他忍著咬到嘴唇的痛楚,急急忙忙地向這位好心人道歉。


「嗯,我沒事。」

聲音真好聽。


「……呃,話說,你能告訴我一年六班的教室在哪嗎?」


「我把東西落在那邊了。」


那人有些猶豫的開口,金碩珍這才抬頭注視對方。


他的腦細胞差點在一瞬間全部死光了。



被撞到的男孩,就是迎新典禮中台下見到的那位,彷彿偷走金碩珍全世界色彩的人。


「……好。」


「直走越過中庭後,走上右手邊的樓梯到三樓就可以了。」


「學長可以帶我去嗎?我記憶力不好,大概到一半就忘記了。」


「而且好暗……我不敢一個人。」


金碩珍原先考慮回絕的想法在聽見男孩的話後就徹底被截斷,尤其是眼前的人還睜著眼露出可憐兮兮的模樣,即使酒精帶來的迷濛像是藤蔓攀附在每條神經裡,他依舊點頭答應了。


「沒關係的,跟我來吧。」


男孩又咧了個四方嘴,稚嫩的氣息在那張俊俏的臉龐漾開。他的瀏海有些過長了,黑色中摻雜著些許咖啡色的短髮因為方才奔跑的動作而亂糟糟的。金碩珍朝他淡淡的笑,但那實在和劇烈跳動的心臟成了強烈對比。


在夜晚校園中行走的氣氛意外的毫不尷尬,和金碩珍原先擔心的情況大相逕庭。男孩像隻幼犬一樣興奮的繞著他轉圈圈,彷彿兩人是認識已久的朋友。


「哥是今天唱歌的那個人嗎?」


「我好喜歡你的表演啊!」


「還有啊,哥要記得我是一年六班的金泰亨,金——泰——亨!」


「好好好,你叫金泰亨,哥記得可清楚了。還有我叫——」


「這個我早就知道了啊。」



「哥的名字叫金碩珍吧。」


金泰亨跳躍似的跑在金碩珍前,轉過身邊倒著走邊朝他咧著嘴笑嘻嘻的,好似他才是那個不知道教室怎麼去的人。

剛剛那個怕黑的可愛小傢伙去哪了啊真是。


「呀,以為我不知道主持人介紹過嗎,想給我裝什麼神秘呢你個傻瓜。」


「什麼傻瓜,我是金泰亨。」


「傻瓜泰亨。」


金碩珍看著那正倒著走路表演特技的男孩,他仍舊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眼前的人,究竟為什麼是成了白紙上唯一被畫上色彩的素描輪廓?


「行行行,我是傻瓜金泰亨。」





他看見那男孩稚氣的面龐盛滿了和方才不一樣的笑容,好聽的嗓子低沉地像要把金碩珍拉入深不見底的海。


他覺得耳朵一定紅的被那傢伙看到了。

好丟臉。

金泰亨是討厭的傻瓜。



金碩珍總能在任何奇妙的地方遇見金泰亨,大雨過後地上還濕答答的籃球場、放學後人幾乎走光的校門口,甚至是正值上課時間中的校園走廊,他不禁懷疑這個剛開學就聲名響遍整個校園的男孩是不是偷偷跟蹤他,但那爽朗而毫不害臊的四方嘴又彷彿訴說著這一切只是奇妙的巧合。

想什麼呢,人家有多少個漂亮女孩圍繞著啊。




他其實偷偷在意著金泰亨。

畢竟那彩色的男孩實在太過於顯眼,不管怎樣飄忽的視線只要在那身影一出現的瞬間,就如同找到停泊港的飄浮扁舟般,不自覺地靠上岸。金碩珍見過他打籃球的樣子,用手腕上戴著的腕帶隨意地抹去汗水,隨意對一旁喊著自己名字的女孩招了招手,然後下一秒又沉著眼露出鎖定獵物的表情讓他不自覺地想起了老虎。


場邊替這風雲人物加油的人還真不少,階梯似的座位幾乎被佔了三分之二。當金泰亨看見站在場邊的金碩珍時,一定會朝他咧個大大的四方嘴——即使前面站了個高一顆頭的對手,然後在中場休息時間衝過來用汗涔涔的身體撲向他。


「哥是特地來看我的嗎!」金泰亨的瀏海因為汗水而亂成一團,絲毫沒注意到自己汗濕的衣服完全貼到金碩珍那件如他本人潔白的制服上了。


「剛好路過而已,你自戀個什麼。」金碩珍寵溺地揉了揉金泰亨蹭在肩窩處的那顆毛絨絨腦袋,還縱容他把髒兮兮的身子往自己身上貼。「等等打完要記得先擦汗,看你像剛淋完雨一樣,不小心感冒了怎麼辦呀。」金碩珍拿出放在胸前口袋裏的粉色手帕,替眼前溼答答的小老虎抹去汗水。



當乾淨柔軟的絲質布料毫不猶豫地貼在佈滿汗珠的臉頰時,金泰亨愣了足足三秒鐘。

軟綿綿的觸感中還留著來自他胸口殘餘的溫度。


也許金碩珍沒察覺自己的聲音多了額外的溫柔,但金泰亨一定注意到了。



「才不是,你明明就是來找我的。」


他突然貼近金碩珍耳旁,溫熱的呼吸吐在敏感的耳畔,刻意壓低的嗓音讓酥麻的感覺瞬間攀上了年上者的四肢。


「哥等等有考試的吧,不趕快回去的話會遲到的哦。」



TBC



我要給點我愛心的女孩紙大大的擁抱qqq

原本想寫害羞一點的泰泰,卻不小心寫成撩哥達人了,覺得哀傷(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圍巾/Vjin】Colors of you

在金碩珍那雙看不見任何彩色的眼,出現了唯一擁有黑白灰以外顏色的人。


他叫金泰亨。



-

Lof首發,有年齡調動,泰泰和珍哥只差了一歲。

OOC預警(

-


Chapter 01.


下課鐘聲總是來的比想像和期望中慢得多,金碩珍伸了伸幾乎維持了整節課都沒改變姿勢的筋骨,然後克制不住地打了個哈欠。


中午前的那堂課是地理,他卻對黑板上那由看來毫無顏色區分的粉筆字所繪製成的地圖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金碩珍不清楚自己是什麼時後習慣了黑白的世界,也不曉得是何時學會了藏匿和偽裝。


沒有任何人知道這件事,包括他的父母。金碩珍有時不免懷疑,是別人假裝不知道、還是他的偽裝太完美?


是前者吧。


沒自信地想著,完美這詞在出生的那刻變成了永遠不會盛開在那如焦土般人生裡的花朵,然而他卻依舊若無其事地悉心呵護那永不育成的幼苗。


「唷,碩珍,中午有空嗎,來幫我弄一下迎新典禮的佈置。」


金碩珍回過神,微抬起頭對上那站在課桌旁人的眼光。


「當然。」


閔玧其是他高一剛開學就認識的人,而至今也幸運地成了好朋友,身為學生會成員的他不免有些雜七雜八的事要做,金碩珍身為他的友人,幫點忙也是正常不過的事情。


大禮堂裡的低溫空氣讓金碩珍打了個冷顫。午休時段還在這裡的也就兩三個同是學生會的成員正來回走動著,忙些和他無關的事——不過就是些無趣的表演,在剛進入高中的時候金碩珍也體會了一次,台上閃爍的燈光對他來說不過是刺眼而胡亂跳動的光線罷了。


雖然聽得見那唱著流行歌的悅耳歌喉,也看得見隨著搖滾旋律而搖擺舞動的身姿,但就是無法理解那究竟為何動人心弦而震撼人心,不過他想了想,原因應該終歸是他的雙眼無法感覺到真正的美好,而非那些事物本身所缺少。


於是金碩珍依舊熟練地彎起漂亮弧度的眼,對著台上的人用力拍手喝采,就像他身旁的所有人正在做的那樣。


彷彿如此,他就能跟他們毫無區別。


金碩珍替閔玧其掛上繡著歡迎字條的布簾,午休時間已經過了個大半。

室內的低溫終究抵不過身體因為勞動而散發的熱氣,覆在額前的瀏海因為沾染了汗水而有些凌亂,還有些順著他輪廓精緻的臉頰流淌而下,最後滴落並隱沒在白色的制服裡。


「碩珍,你唱歌很好聽的吧。」


閔玧其抬起那埋在便當裡的頭,像是突然想到般地道,聲音還因為嘴裡咬著食物而有些含糊。


「呀,才沒有那回……」


「你就在典禮上台表演吧。我寫了新曲,但熱音社主唱的那聲線,我不是很喜歡。」


「不要也行,隨便你。」


可閔玧其全身散發著敢拒絕就完蛋的氣息,讓金碩珍還是點了點頭。


當然他也很難拒絕別人。


-

閔玧其的天賦始終讓人感到讚嘆不已,在金碩珍聽見由他親手所譜出的旋律後更是如此。

和緩柔調的音符彷彿就是刻意為了與金碩珍那甜淡而溫柔的嗓音互相契合,旋律平和卻仍然維持住那繼續延燒場面氣氛的魔力。


其實金碩珍一再地認為那位熱音社的女主唱更適合這首歌,閔玧其依舊面不改色地道:「不,那只會破壞了我的作品。」


「什麼呀你怎麼這樣說,人家唱歌也很好聽的不是嗎?」


但結果只換來了閔玧其一整張寫滿了我就是要你來的臉,他也索性閉上嘴不再碎念。


-

迎新典禮開始在新生入學後,開學典禮的大後天。些許夾雜在三月天中的冷意仍然讓金碩珍怕冷的軀體不自覺地顫了顫,他拉了拉深藍色的制服外套,在一陣陣毫不留情打在臉龐上的冷風中行走。


他感覺自己好像能辨認出哪個是剛升上高中的學生——有些甚至是用跑的進校園,全都因那掛在臉上的雀躍神情實在太好猜測。


校門口的梅花正巧盛開,白灰相間的花瓣被風吹地在空中如羽毛般飄揚,彷彿就在迎接這群即將擁有新生活的高中一級生,為他們即將替校園增添新的篇章而頌詠著無聲而美麗的感謝。


去年的金碩珍沒有那麼幸運,梅花開的日期是在典禮結束的兩三天後,他不禁為這群陌生的年輕臉龐感到幸運,還有些許的羨慕。


畢竟這也是人生中重要的一天啊。

-

金碩珍承認典禮的一切進行的實在太順利,場面氣氛像是截取到更多氧氣的火焰般燒得愈來愈烈,在舞台幕簾後做準備工作的他連底下人的尖叫、經過重低音音響而放大的嘻哈音樂,乃至踏在木製舞台的重重腳步都能夠聽見。


但那卻只讓他的心跳更加劇烈的跳動。金碩珍知道閔玧其方才經過他身邊時輕捏了他僵硬的肩膀一下,那一向代表著他給予的鼓勵以及適時的加油。


金碩珍深吸了口氣,在主持人宣告又一個精彩的表演結束後便踏上短階梯走上台。


「哦啊——聽說我們學業成績兼外貌都是No.1的金碩珍學長有一段和熱音社合作的表演!沒想到是真的!」


「廢話不多說,請台下給……」


話尚未說完,主持人的聲音便淹沒在了如雷貫耳的掌聲中,金碩珍還聽見了一些夾雜著女孩和男孩的尖叫。


他有些發愣地看著台下熱情的學弟妹——或者說觀眾,直到掌聲漸熄才緊急地回過神。


初次的上台表演,任何人都不想搞砸,更何況還是好友閔玧其嘔心瀝血譜出的作品,他就更不能有令人失望的表現。


金碩珍雙手捧起麥克風做了簡短的自我介紹,轟天的掌聲果不其然地在說了謝謝後再次充斥了整個耳膜。


他撇開頭笑地羞澀,絲毫沒有察覺打在身上的亮光毫不猶豫的將那紅透的耳尖出賣給注視著他的所有人。


前奏的電吉他響起,伴隨著低音bass的他緊跟著旋律然後打開嗓音——那柔軟的得像羽毛,溫柔輕撫台下人的耳畔後卻又俏皮地跳躍離去,打轉著圈就連換氣也成了最悅耳的音符。


在第一段副歌結束後,金碩珍在間奏中眨了眨含著水光的雙瞳,慶幸著光線還算柔和而不會刺眼。


他環視著台下無數個陌生臉龐,那個個充滿興奮而熱切的視線還有些令人無法習慣,於是他快速地瞥過,從遠到近,從同級生到學弟妹。


然而一個突兀的身影像異性磁鐵般緊緊攥住了他的目光。在充斥著黑與白的黯淡世界中,那人的存在簡直強烈而無法令人忽視。


那男孩有頭黑色短髮,可那是有光彩的而非單調純粹的顏色;金碩珍還看見他的膚色,是充滿活力和血色的白,他從未在任何人身上見過。包括自己。


繫在胸前的藍色領帶無聲的向金碩珍透露了新生的身份。雖然無法辨識他人的領帶顏色,但他記得很清楚,這是校規的一部分。


他和台下的許多人一樣坐得端端正正的,睜得大大的黑眼正緊盯著台上的金碩珍,蓬鬆鬆的黑色短髮讓他想就這樣地走下台好好揉一把。


雖然距離有些的遠,但他仍然看得見那上揚的唇角——是錯覺嗎?也許是現場的歡樂氣氛造成,那看起來軟嫩嫩的臉頰好像染上了淡淡的粉色,就像戀愛小說中寫的那樣,他感覺心跳得比剛上台時還快了。


而男孩似乎捕捉到金碩珍駐足徘徊的目光,便瞇著眼笑了笑還咧了個獨特的四方嘴,於是換來了台上的學長瞬間逃開的視線和比方才更燒紅的耳朵。


TBC


沒想到lof的首發會是圍巾,文筆渣請見諒<
真的好喜歡他們哇。(被非你不可萌的滿臉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