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

自耕農ing

【圍巾/Vjin】Colors of you

在金碩珍那雙看不見任何彩色的眼,出現了唯一擁有黑白灰以外顏色的人。


他叫金泰亨。



-

Lof首發,有年齡調動,泰泰和珍哥只差了一歲。

OOC預警(

-


Chapter 01.


下課鐘聲總是來的比想像和期望中慢得多,金碩珍伸了伸幾乎維持了整節課都沒改變姿勢的筋骨,然後克制不住地打了個哈欠。


中午前的那堂課是地理,他卻對黑板上那由看來毫無顏色區分的粉筆字所繪製成的地圖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金碩珍不清楚自己是什麼時後習慣了黑白的世界,也不曉得是何時學會了藏匿和偽裝。


沒有任何人知道這件事,包括他的父母。金碩珍有時不免懷疑,是別人假裝不知道、還是他的偽裝太完美?


是前者吧。


沒自信地想著,完美這詞在出生的那刻變成了永遠不會盛開在那如焦土般人生裡的花朵,然而他卻依舊若無其事地悉心呵護那永不育成的幼苗。


「唷,碩珍,中午有空嗎,來幫我弄一下迎新典禮的佈置。」


金碩珍回過神,微抬起頭對上那站在課桌旁人的眼光。


「當然。」


閔玧其是他高一剛開學就認識的人,而至今也幸運地成了好朋友,身為學生會成員的他不免有些雜七雜八的事要做,金碩珍身為他的友人,幫點忙也是正常不過的事情。


大禮堂裡的低溫空氣讓金碩珍打了個冷顫。午休時段還在這裡的也就兩三個同是學生會的成員正來回走動著,忙些和他無關的事——不過就是些無趣的表演,在剛進入高中的時候金碩珍也體會了一次,台上閃爍的燈光對他來說不過是刺眼而胡亂跳動的光線罷了。


雖然聽得見那唱著流行歌的悅耳歌喉,也看得見隨著搖滾旋律而搖擺舞動的身姿,但就是無法理解那究竟為何動人心弦而震撼人心,不過他想了想,原因應該終歸是他的雙眼無法感覺到真正的美好,而非那些事物本身所缺少。


於是金碩珍依舊熟練地彎起漂亮弧度的眼,對著台上的人用力拍手喝采,就像他身旁的所有人正在做的那樣。


彷彿如此,他就能跟他們毫無區別。


金碩珍替閔玧其掛上繡著歡迎字條的布簾,午休時間已經過了個大半。

室內的低溫終究抵不過身體因為勞動而散發的熱氣,覆在額前的瀏海因為沾染了汗水而有些凌亂,還有些順著他輪廓精緻的臉頰流淌而下,最後滴落並隱沒在白色的制服裡。


「碩珍,你唱歌很好聽的吧。」


閔玧其抬起那埋在便當裡的頭,像是突然想到般地道,聲音還因為嘴裡咬著食物而有些含糊。


「呀,才沒有那回……」


「你就在典禮上台表演吧。我寫了新曲,但熱音社主唱的那聲線,我不是很喜歡。」


「不要也行,隨便你。」


可閔玧其全身散發著敢拒絕就完蛋的氣息,讓金碩珍還是點了點頭。


當然他也很難拒絕別人。


-

閔玧其的天賦始終讓人感到讚嘆不已,在金碩珍聽見由他親手所譜出的旋律後更是如此。

和緩柔調的音符彷彿就是刻意為了與金碩珍那甜淡而溫柔的嗓音互相契合,旋律平和卻仍然維持住那繼續延燒場面氣氛的魔力。


其實金碩珍一再地認為那位熱音社的女主唱更適合這首歌,閔玧其依舊面不改色地道:「不,那只會破壞了我的作品。」


「什麼呀你怎麼這樣說,人家唱歌也很好聽的不是嗎?」


但結果只換來了閔玧其一整張寫滿了我就是要你來的臉,他也索性閉上嘴不再碎念。


-

迎新典禮開始在新生入學後,開學典禮的大後天。些許夾雜在三月天中的冷意仍然讓金碩珍怕冷的軀體不自覺地顫了顫,他拉了拉深藍色的制服外套,在一陣陣毫不留情打在臉龐上的冷風中行走。


他感覺自己好像能辨認出哪個是剛升上高中的學生——有些甚至是用跑的進校園,全都因那掛在臉上的雀躍神情實在太好猜測。


校門口的梅花正巧盛開,白灰相間的花瓣被風吹地在空中如羽毛般飄揚,彷彿就在迎接這群即將擁有新生活的高中一級生,為他們即將替校園增添新的篇章而頌詠著無聲而美麗的感謝。


去年的金碩珍沒有那麼幸運,梅花開的日期是在典禮結束的兩三天後,他不禁為這群陌生的年輕臉龐感到幸運,還有些許的羨慕。


畢竟這也是人生中重要的一天啊。

-

金碩珍承認典禮的一切進行的實在太順利,場面氣氛像是截取到更多氧氣的火焰般燒得愈來愈烈,在舞台幕簾後做準備工作的他連底下人的尖叫、經過重低音音響而放大的嘻哈音樂,乃至踏在木製舞台的重重腳步都能夠聽見。


但那卻只讓他的心跳更加劇烈的跳動。金碩珍知道閔玧其方才經過他身邊時輕捏了他僵硬的肩膀一下,那一向代表著他給予的鼓勵以及適時的加油。


金碩珍深吸了口氣,在主持人宣告又一個精彩的表演結束後便踏上短階梯走上台。


「哦啊——聽說我們學業成績兼外貌都是No.1的金碩珍學長有一段和熱音社合作的表演!沒想到是真的!」


「廢話不多說,請台下給……」


話尚未說完,主持人的聲音便淹沒在了如雷貫耳的掌聲中,金碩珍還聽見了一些夾雜著女孩和男孩的尖叫。


他有些發愣地看著台下熱情的學弟妹——或者說觀眾,直到掌聲漸熄才緊急地回過神。


初次的上台表演,任何人都不想搞砸,更何況還是好友閔玧其嘔心瀝血譜出的作品,他就更不能有令人失望的表現。


金碩珍雙手捧起麥克風做了簡短的自我介紹,轟天的掌聲果不其然地在說了謝謝後再次充斥了整個耳膜。


他撇開頭笑地羞澀,絲毫沒有察覺打在身上的亮光毫不猶豫的將那紅透的耳尖出賣給注視著他的所有人。


前奏的電吉他響起,伴隨著低音bass的他緊跟著旋律然後打開嗓音——那柔軟的得像羽毛,溫柔輕撫台下人的耳畔後卻又俏皮地跳躍離去,打轉著圈就連換氣也成了最悅耳的音符。


在第一段副歌結束後,金碩珍在間奏中眨了眨含著水光的雙瞳,慶幸著光線還算柔和而不會刺眼。


他環視著台下無數個陌生臉龐,那個個充滿興奮而熱切的視線還有些令人無法習慣,於是他快速地瞥過,從遠到近,從同級生到學弟妹。


然而一個突兀的身影像異性磁鐵般緊緊攥住了他的目光。在充斥著黑與白的黯淡世界中,那人的存在簡直強烈而無法令人忽視。


那男孩有頭黑色短髮,可那是有光彩的而非單調純粹的顏色;金碩珍還看見他的膚色,是充滿活力和血色的白,他從未在任何人身上見過。包括自己。


繫在胸前的藍色領帶無聲的向金碩珍透露了新生的身份。雖然無法辨識他人的領帶顏色,但他記得很清楚,這是校規的一部分。


他和台下的許多人一樣坐得端端正正的,睜得大大的黑眼正緊盯著台上的金碩珍,蓬鬆鬆的黑色短髮讓他想就這樣地走下台好好揉一把。


雖然距離有些的遠,但他仍然看得見那上揚的唇角——是錯覺嗎?也許是現場的歡樂氣氛造成,那看起來軟嫩嫩的臉頰好像染上了淡淡的粉色,就像戀愛小說中寫的那樣,他感覺心跳得比剛上台時還快了。


而男孩似乎捕捉到金碩珍駐足徘徊的目光,便瞇著眼笑了笑還咧了個獨特的四方嘴,於是換來了台上的學長瞬間逃開的視線和比方才更燒紅的耳朵。


TBC


沒想到lof的首發會是圍巾,文筆渣請見諒<
真的好喜歡他們哇。(被非你不可萌的滿臉鼻血